加盟热线
400-099-6176
lunbo
lunbo

“两会”代表委员热议近视防控 为中国青少年发声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1-03-23 17:00

 儿童青少年近视是一个重大公共卫生问题,关系到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如何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两会刚刚刚结束,一起听听代表委员都说了啥......

      今年全国两会上,近视防控话题再次成为代表委员们关注和热议的焦点。

“建议把视力纳入学生综合素质考核”“近视防控节点前移至0岁”......代表委员们积极建言献策,提出了不少建议。

人大代表李甦雁

建议把视力纳入学生综合素质考核

      2020年受疫情影响,很多学生改变了学习方式,户外活动明显减少,仅上半年学生近视率就增加了11.7%。由此可见,过长使用电子产品、过重的课业负担和户外活动的减少与近视发生密切相关。如何通过“一增一减”,切实减少学生课业负担和用眼负担,是当前近视防控工作的重中之重。


“一增一减”,指的是增加户外运动时间,减少学生的学习负担      “增减”之间,首先在“减”。“减负”重要性众所周知,教育部门此前也出台了不少“减负令”,还明确规定不同年级的考试次数、作业量等,但成效并不显著。究其原因,是因为没有从根本上解决教育评价指挥棒问题,因此,要切实有效推进各项减负措施,降低儿童青少年近视发生率,首先必须完善教育评价机制,具体建议如下:

一是完善素质教育评价体系,强调学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落实教育部等八部门《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中提出的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措施,将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等纳入政府绩效考核。

二是抓好体育健康课程改革,牢固树立健康第一的教育理念,鼓励学校开展各种形式的体育活动,将体育活动开展情况纳入学校综合目标考核。      引导学生养成锻炼身体的好习惯。鼓励学生开展户外活动,力争每天户外活动2小时以上。

三是深化课堂教学质量改革,杜绝“泛电子化教学”现象。      小学一年级严格落实“零起点”教学,课堂教学进一步“提效减负”,合理使用电子产品。加强校外培训机构管理,避免网课泛滥加重学生眼睛负担。

四是探索实施缩短小学年制、幼儿推迟一年入学的可能性。     根据数据显示,入学时间不同会对同龄儿童的近视率带来显著差异。同龄段,8月份出生的学生近视率为41.56%,9月份出生的学生,因为晚入学一年,近视率为33.83%,相差7.73%。究其原因,是因为年龄偏小的孩子,手部力量不够,读写姿势的不正确,很容易导致近视发病几率的增加。

人大代表毕宏生

建议近视防控节点前移至0岁

     “青少年近视80%以上是后天形成的,长时间、持续性的近距离阅读是重要成因。”全国人大代表、山东中医药大学附属眼科医院院长毕宏生表示。

毕宏生提出了三方面建议:

其一,建立家校社医网格化联动防控,共同提高青少年近视防控水平。      毕宏生表示,青少年近视的成因中,超80%是后天原因,长时间、持续近的近距离阅读是重要成因。

教育部2020年8月的数据显示,上网课的时间超过一个小时,学生近视率在50%左右,超过4个小时,则达到76%。此外,针对疫情期间开展大规模线上教育的情况,教育部对9个省(区、市)小学、初中、高中学生在疫情期间视力变化的调研结果显现,半年来学生近视率增加了11.7%。

毕宏生提出,青少年近视防控的主体责任人应当是学校和家长,建议家校社医四方共同关注,加强青少年近视防控。家长要为孩子养成良好的用眼习惯,增加休息时间;作为医务工作者,要对青少年近视进行筛查、建档,给孩子们提前预警,控制真性近视的发生,控制低度近视向中高度近视发展的可能;学校要监督、指导学生科学用眼,同时和卫生部门密切配合。

其二,建立全生命周期的眼健康系统。      毕宏生介绍,现在0到6岁的幼儿健康由妇幼系统负责,之后由疾控、医政系统负责,教育系统也开始发挥作用。毕宏生建议几方应有机结合,从人的0到18岁,建立起全覆盖的眼健康检查,建立眼健康档案,定期归档,并持续跟进,尽早发现问题,及时防控。

其三,加强人才队伍建设。      毕宏生表示,目前中国眼视光教育发展势头良好,但是不少四年制的眼视光专业学生毕业后,还不具备眼睛的检查权、诊断权。毕宏生还称,中国的初级眼保健,近视防控方面大约需要30万眼视光毕业生去做,但现在只有六七千人,缺口较大。毕宏生建议,把眼视光专业毕业生纳入卫生序列,赋予职责,赋予其检查权、诊断权、转诊权,以此来充实一级卫生组织里的眼科人才。

全国政委委员王宁利

每天户外2小时,强身健体防近视

      王宁利表示,党中央一直非常重视儿童青少年的近视防治工作,近些年,在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工作方面宣传力度和财政投入都相当可观,然而防控成效却不尽如人意。2018年,教育部等八部委联合印发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并立即付诸实施,但是儿童青少年近视率至今仍居高不下,加上疫情期间学生们在家里上网课,更是直接导致了儿童青少年近视患病人数和近视度数的增加。

      王宁利表示,我国儿童青少年的近视防治成效不尽如人意,主要原因是学校、家长、孩子对近视的危害性都没有足够的认识,      在社会竞争面前,往往觉得保护视力远没有“考个好分数,上个好学校,找个好工作”重要,因此,宁可牺牲孩子的视力,也要让孩子把时间都用在学习上。

      近视防控不是一件小事,若是防控不好,孩子就会从近视变成高度近视,进而变成病理性近视。病理性近视远不是戴眼镜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它会产生严重的并发症,甚至致残致盲。

      他认为,近视防控有两个重点,一是要控制近视患病人数—一个国家近视的人太多,会造成一些对远视力有要求的特种职业人员选拔困难。二是要控制近视度数。他强调,近视防控最简单有效的方法就是户外活动。保证儿童青少年每天进行两个小时户外活动,不仅可以控制近视患病人数和已经近视者的近视度数,还可以增强他们的身体素质。      “科学研究发现,学习成绩优异的孩子往往都是身体素质好的孩子。所以更需要强身健体防近视,强身健体增脑力。”王宁利说。

      然而,这个最简单有效的方法推广起来却并非易事。王宁利在调研中发现,“有些学校会提前放学,让孩子回家后进行户外活动。但是孩子回到家后,一来没有人督促他们运动,二来他们不一定有运动的场地,三来家长们往往特别重视孩子的学习,会把时间用来安排他们做作业或者上补习班,所以户外运动就被抛在了一边。虽然学校每周有两到三次体育课,但远远达不到每天两个小时户外活动的标准。有些学校出于安全考虑,甚至在课间休息时也不允许孩子到操场上去活动”。

      “户外活动与近视防控是‘剂量-效应’的关系,运动时间不够、强度不够,近视防控效果都会打折扣。”王宁利对记者说。因此,今年两会上,他建议教育部下达强制性指令,要求学校每天安排学生至少一个半小时的户外活动时间——上午半小时,中午半小时,下午放学以后留在学校活动半小时;家长也要保证孩子每天有半小时的户外活动时间,这样加起来就是两小时;必要时,还可将体育课成绩加入入学成绩中,将身体素质指标加入入学成绩的考核,以确保每个孩子都能在公平的竞争环境下完成每日两小时的户外运动。

全国政委委员何伟

控制网课网游时间,建立儿童青少年视力数据库

      针对网课多,上网时间长等问题,何氏眼科集团董事长何伟建议控制网课和网游时间,并建立儿童青少年视力健康电子档案国家大数据库对学生用眼数据进行跟踪。      “网课太多了。现在孩子眼睛的压力特别大,要改变孩子的用眼习惯,特别是上网的时间,游戏的时间,需要有所控制。”何伟在《关于“数字化”赋能 助力儿童青少年近视精准防控的提案》中提到,但更重要的,近视预防是一个长期的系统工程,需要凝聚政府、校长、教师、学生、家长、医疗卫生机构的力量和智慧持续预防,将近视预防推向深入。何伟表示,青少年儿童每日光照和户外运动不能少于两个小时。近用眼的时间过长,一切防控方式都无法起到实际作用。提高公共意识对于青少年近视预防将起到关键作用。为此,他建议,首先,要建立儿童青少年视力健康电子档案国家大数据库。依托云端大数据平台,将每一个孩子的眼健康数据,及时更新到视力健康电子档案中,匹配唯一识别码,终身制数据持续跟踪,实现入园和入学等实时转移,确保数据真实、完整、准确、可追溯、可管理,及时对监测数据进行分析研判。对于视力异常或可疑眼病的学生,通过大数据分析,指导临床干预,由专业医疗机构精准推送个性化防控措施,做到早发现、早干预、早诊治,预防控制近视的发生和发展。其次,要借助基因检测技术,预防高度近视发生。通过检测人体与生俱来的近视易感基因位点变异,对高度近视发生风险进行评估,从遗传学角度找到基因中影响高度近视的隐患,有针对性地规避生活中导致其发生的危险因素。最后,要筑牢筑实“四位一体”近视防控体系。由政府发挥主导作用,家长、学校及医疗机构密切配合、联防联动,统筹协调全社会关系,通过大数据和创新科技赋能,筑牢筑实“四位一体”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体系。

针对代表委员们的建议,你怎么看?

维视力加盟店已遍布全国28个省市,均持续盈利中

始终坚持“用产品质量说话,凭服务加盟共赢”的经营理念,依托先进科学的管理模式,重功效、抓服务,推动中国眼睛健康管理行业快速、有序、健康发展
立即咨询
  • 城市类别
  • 联 系 人
  • 手机号码

扫码体验产品